当前位置: 首页 > 教育专题 > 校长论道教育

凌云中学校长论道——校长的价值:取得对教学的统驭权

发布时间: 2011-10-07 05:18    来源:凌云中学
打印 分享到:
乐山市市中区凌云中学   唐林
(2011年9月29日)

我们做教育的应多些踏实、少些浮华。学校文化和学校特色的形成是在历史的积淀和学校长期的发展过程中逐步形成和确立的,不是一两句“搞好学校文化建设”“搞好特色学校”,文化和特色就能在一夜之间形成的。外在的光鲜和奢华,需要金玉为核才能熠熠生光。教育的归宿点和出发点应放在百姓对教学质量的认可上。学校教育中,教学才是学校的工作中心,是学校的主要工作内容。学校本身就是一个以教学为中心的有机系统。校长应当确立教学工作的中心地位,把主要精力放在如何抓好课堂教学上,把课堂作为教学工作的重心。苏霍姆林斯基指出:“学校工作之所以表面化和简单化,首先是由于校长不了解课堂内的一切。”难怪巴中市通江县教育局定章立制,把校长硬“赶”进课堂。作为学校最高行政管理者的校长,必须牢牢抓住教学这个“纲”,取得对教学的统驭权,才能科学地管理好整个学校,有效提升学校的教育教学质量。
校长的价值何在?取得对教学的统驭权——这才是校长该做的事情。
“教学统驭权”是对教学的统管权、指挥权。成熟的校长应该是学校教学的统领和统帅。成为教育家的校长无不把教学统驭权当作最重要的学校管理权,并努力提高统的能力、驭的水平。如洋思中学奇迹的创造者蔡林森校长倾心教学,引领教师们构建了“先学后教、当时训练”的教学模式;杜郎口中学崔其升校长亲身实践,带领教师探索出“10+35”的时间模式和小组合作学习组织形式,把课堂话语权还给每一个学生;崔其升校长还创新运用“课堂教学三模块 ”(预习、展示、反馈),实现了教与学的根本转变。正是这些校长把眼光放在教学上,把位子放在教学上,才有了“教育奇迹”的诞生。
统,统在思想
“播种思想,收获行动;播种行动,收获习惯;播种习惯,收获性格;播种性格,收获命运。”萨穆尔·斯迈尔的“播种说”显示出思想的根源性、先导性作用,即思想是人的行动、习惯、性格和命运的根源。我们每个人的教育行为都自觉地、不自觉地受到一定教育思想、教育观念的影响或支配。苏霍姆林斯基指出:对学校的领导,首先是教学思想的领导,其次才是行政上的领导。校长应把教学思想的引领放在首位,做思想上的引领者、观念上的引路人;要静下心来,把学习当成每天的必做功课,不断更新自己的教育观念,提高自己的教育理论素养;要潜下身子,躬耕课堂,深入实际,调查研究,千淘万漉,把从万千种日常现象中抽取出来的教育思想,作为自己的教学理念,占领教学思想的制高点。教育思想不会一成不变,它是一个动态的过程,是一个吐故纳新的过程,校长应从实践中概括提练规律性的东西,检验和丰富自己的教学思想。
统,要统在课堂
在我初任校长时,同行们善意的提醒到:“学生学习成绩不好,我不会下课,但出了安全事故我就会马上下课。”现在看来,这种观点具有普遍性。校长们在任职之前大多都是教学方面的能手,任职后在“安全唯是论”、“环境营造说”的牵引下,逐渐使自己游离课堂,与讲台渐行渐远。安全固然重要,外部环境固然重要,但这种只抓安全,只重外部环境营造而忽视教学管理,忽视教学质量的“短视”行为,会导制教育质量的原地踏步、徘徊不前。“思教学、懂教学、抓教学”似乎成了校长的一个“盲区”,有的校长扮演着“纵横家”、“外交家”的角色,一心一意去追求外部环境的酝酿,远离了课堂,远离了教学。校长对教学的游离直接拉大了与教师交流、沟通的距离,教师对校长的信任度打了折扣,对校长产生了陌生感,这样势必会大大消减学校政令的执行力。个人认为,校长真正的权威还是来自校长的品格和学识,来自校长对教学实践的程度和对教学思考的高度。
教育现实需要校长在社会转型的浮躁中,沉下身子,回归学校教学。苏霍姆林斯基告诫校长们:“一个有经验的校长,他所注意和关心的中心问题就是课堂教学。”他在《帕夫雷什中学》中写道:“我竭力做到居于我这个校长工作首位的,不是事务性问题,而是教育问题。” “校长有各种各样的工作,但应当把听课和评课摆在首要地位。”事实确实如此,他深入教学第一线亲自授课,一天不漏地坚持听两节课,兼做班主任工作,高兴地与学生同活动、读书、同游戏、同旅行,30余年如一日地对学生做跟踪观察笔记……他之所以这样坚持,为的是“学校全体工作人员——从校长到看门工人——都来实现教育思想”。
校长要实践自己的教育理念,落实教学思想,就要善于把自己的教学思想体现在教学管理的具体行为中。最好的途径就是走进教室,深入课堂,走上讲堂,用真心倾听教育,用具体的教学实践让自己的教学思想充满张力,充满活力,以切实可感、有绩有效的教学现场来影响教师,感染教师,引领教师。
课堂教学是学校教育教学工作的主阵地、主战场、主渠道,占据了学校教育教学工作的重要时空,是学校其他工作层层展开、有序运转的轴心———这才是校长实现自我价值的地方。
驭,要驭在科学
校长只有提高教学管理的科学性才能提高其有效性,提高管理水平。校长“要成为教学和教学质量的研究者,要以科学的态度审视、评判、处理教学管理中的问题,而不是人云亦云、看风指挥,也不是居高临下、凭权指挥。”
你凭什么指挥教学?你凭什么引领教学?你“必须大量地听课和析课,才能对教师的教育教学方法,对教师的精神财富、视野和兴趣作出正确的定论。只有分析研究了大量事实及其相互联系,才会取得对于教育现象的发言权。”“如果校长不定期去听课,或因忙于开会和其他事务性的工作而无法走进教室,去接触教师和学生,那么他的其他一切工作都会失去意义,无论是开会还是干其他工作,都将毫无价值。”(苏霍姆林斯基)
下面,我从校长“听课”和“评课”两个方面,简要谈谈教学管理的科学性。
教学质量的提高是一个长期积累,从量变到质变的渐进过程,主要取决于平时每节课的教学状况,而不是一两节优秀课所能奏效的。因此,校长格外重视和经常进行的当是检查式、调查式的随堂听课。
随堂听课不是随意听课。听课应有目的、有准备,或是为了检查师生课前准备、教风学风;或是了解教师水平、学生质量;或是检查教学进度、教学流程、教学效果;或是调查教改情况、教学状况、教学效率等。校长应针对自已听课的目的作好相应的准备(如熟悉大纲、熟悉教材、了解内容、熟悉学生、了解老师等),这样才能“听出门道”,而不是走过程,凑热闹。
随堂听课也不是随便听课,应该是有计划的随机听课。为了全面了解学校教学状况,校长听课要注意广泛性、代表性,应“听所有教师的课”、“ 听各种学科的课”、听各种类型的课,以便分析教师的工作,了解课程方案的实施情况,了解学生双基落实和能力培养及知识迁移使用情况,从多角度、多侧面、全方位地了解教学工作整体状况,并通过比较,从中找出一些规律性、倾向性的东西。
“校长除了要经常听课外,还要对一系列的课进行分析,这在校长工作中占有重要地位。”分析课要有标准。不同课型不同标准,不同层次不同要求。新授课、复习课、讲评课标准是不同的,不能一刀切;合格课、精品课的要求是不同的,不能只使用一把尺。
 “上课是反映教师一般修养和教育素养的一面镜子”。有了大量丰富的第一手听课素材,有了科学的评课标准,再经过深思熟虑,就能集中教师的智慧,总结教师的教学经验,提炼上升自己的理性认识,丰富自己的教学思想,然后用自己的教学思想引领教师,统帅教学。
另外,还应提倡校长上课,上公开课,上示范课。校长不一定是教学名师,但一定是教学能手。“说得好,不如做得好。”校长教学上的榜样示范作用,远远比你空洞谈论的效果好得多。在四年校长任职经历中,我从未离开过教学一线,上过地理,也上过语文,无论期末考试还是会考,教学质量在学校、片区、市中区中均排前列。在这种情况下,每每在与教师就教育理念和教学思想的沟通、交流中,我的教学思想能够充分得到老师的认可,同时在思想的碰撞中更提升自己教学思想的深度和广度。于无声处,让自己的教学思想起到了良好的引领作用,更增加了教师对我的信赖和信服。
风物长宜放眼量。校长的价值,只有在逐渐取得教学的统驭权中得到实现和提升。
以上为四年来校长任职心得,还称不上“论道”,也不能称之为“道”,率性而言,权做心得而已、交流而已。
 
【后记一】对于“校长论道”,我有如下理解:
如果“道”为之“说”,则可纵横捭阖,洋洋万千;如“道”为之“道”(规律),则须实事求“是”,谨小慎微,剖析本质,抓住教育管理之“纲”,握住教育管理之“核”。
何为“纲”?教学也。何为“核”?质量也。弃“纲”离“核”而论“道”,何益?
虽然“皮之不存,毛将焉附”,但形式终归还是为“中心”服务的。皮在光亮,其里无物,也是徒劳的。
【后记二】对于“学校特色”,我有如下看法:
一所优秀的学校必然有其特色所在、优势所在、风格所在。一所学校如果没有特色,就没有强劲的生命力,也就没有优势。
但是,学校特色不是空穴来风,它是校长独特教育理念的产物。而独特的教育理念是在校长取得教学的统驭权的基础上逐步生成的。同时,特色是学校长期发展过程中逐步形成和确立的,当然,它同时又是建立在教师的的特长之上的。所以,在抓好学校教学这一根本之前,在抓好教师素质提升之前,还是少谈些“学校特色”,多些理性的思考。否则,“学校特色”可能成为花拳绣腿、无根之木、无基之塔,进入另处一个“美丽”的误区。不过,“特色学校”应是我们校长追求的学校发展目标。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